简体中文
简体中文 English
  1. 手机版
  2. |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网站首页 > 中国经济分析 > 中国大陆经济分析

论地方政府的倒掉

2017-08-11 16:39:45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阅读

论地方政府的倒掉

王尚一

 

 

中共中央面对当前最迫切的特朗普风暴兵临城下和外储见底,放弃并打垮房地产是必须也是必然的选择。地方政府与房地产深度捆绑,一荣俱荣一毁俱毁。随着房地产垮塌,地方政府自然而然倒掉。

 

在中国体制中,地方政府是中央的下级单位,对中央负责。地方政府的具体职责是,执行中央的各类法律、政策和法规,把中央政策变成对个体民众的掌控。中央政策需要的部分,地方政府要不断加强,中央政策如果不需要,相应的地方政府将被剥离。地方政府以中央马首是瞻,臣服于中央的强力、中央的决心和中央的行动。

 

20177月中旬中央金融会议的召开是一个重大标志事件。会议明确了金融的核心作用,要求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此次会议的规格之高、参与机构之众多、发言涉及面之广泛、内容之务实都极其罕见,充分说明当前形势之严峻。事实上,体制经济已经走投无路,为了自身生存,中央体制不得不实施断臂断腿的政策大逆转。

 

中央贯彻180度大逆转政策,突发式操作对中国经济进行大规模重组。金融会议后,中央的态度从放任房价下跌转变为推动房地产崩盘。房地产大崩盘仅是开始,中央迅速着手一系列目不暇接的政策试探,企图扭转当前的经济模式。这一次中央的操作不是以大规模宣传为先导,而是先操作再宣传,充分反映中央的急迫心理,把地方政府甩一边亲自上阵。

 

中央被迫实施暴风骤雨的转向措施。726日,郭台铭的美国投资仪式在白宫举行,美国主要权力人物总统、副总统和议长悉数出席。郭台铭在特朗普上台仅几个月就敲定百亿美元投资,作为实体来说动作相当神速。特朗普政府的态度使郭台铭在美投资成为标杆,更多实业投资将跟随郭台铭的脚步转移到美国。形势急转直下,中国体制只能加快行动,疾风暴雨甩包袱,轻装上阵大转型。

 

负债累累的地方政府在中央大逆转政策下被抛弃。中央卡死房贷,主动打压房地产,地方政府失去主要收入来源。更重要的是,中央通过突发式全盘操作甩开地方,推动房地产塌方式大崩盘,希望重建实体经济出口模式以维护外储。问题在于,地方政府多年来依靠房地产生存,不仅债务沉重举步维艰,而且失去应变能力无法配合中央的迅速行动,甚至跟中央政策相抵触,所以中央不会再力保地方,而是果断甩掉。地方政府失去依靠只能倒掉,寄生于地方政府的各种蛀虫也失去活路。

 

中央政策大逆转完全印证我的系统经济分析和预测。过去几年,我对中国和世界政治经济的系统分析预测全面指向体制经济穷途末路,主要包括中国实体经济末日、外汇困境和空中解体、特朗普风暴、中国经济系统性危机等。结合我的分析就能充分认识到本次中央金融会议的绝望。

 

本文延续我过去的分析,结合中共历史,在中央政策大逆转的基础上,进一步分析预测中央政策的实施导向和地方政府的必然倒掉。

 

 

地方政府的房地产依赖

 

中国地方政府对民众具有决定性影响。民众的工作收入、房价房租、生活物价、治安环卫、医疗卫生、教育文化等生活的各个方面,都由地方政府掌控。

 

民众心理上极度依赖地方政府。绝大部分中国人除了吃喝交配下崽和房子,不关心其他任何事情。什么样的人民,有什么样的政府,地方政府的主要功能因此应运而生,解决人民的吃喝,辅以交配下崽所需的其他设施,铺天盖地造房子。有万能的政府做人民的父母官和饲养员,人民没有丝毫后顾之忧,过着猪的生活,比猪还自信还快乐。

 

地方政府极度依赖房地产。1990年代末,体制正式确定房地产立国后,地方政府竭力增加房地产收入。2005年后,地方政府的房地产收入模式大规模启动。2009年开始,各地政府全面依赖房地产,且依赖程度日益加深。从财政角度,房地产相关收入占到地方政府收入的主要部分,各地方政府的房地产依赖度达60%以上。有了房地产收入,地方政府才能发工资和综合社保,支持学校医院和其他基础设施,大规模开工建设公路地铁和各种城市建筑。那么显而易见,如果没了房地产收入,上述相关建筑设施、单位和个人将无法生存。

 

铁公基和汽车附属于房地产,三者相互支持和促进,成为中国经济主力。与上述时间相对应,铁公基和汽车在早期主要用于血汗工厂出口,中期为房地产配套的铁公基和汽车消费启动,后期越来越以房地产为主导。到当前,如果没有房地产需求做支撑,铁公基和汽车将全面停工。反过来,在铁公基和汽车的支持下,各地房地产宏大规划,全面向市郊和远郊扩张。房地产、铁公基和汽车相互作用,成为当今中国经济的主要部分,相关产业占中国GDP三分之二以上。

 

房地产极度依赖信贷资金。中国人民把房子看做财富,做梦都想要更多房子更更多房子,但是如果没有钱做支撑,想要的欲望只是意淫,有钱支撑的欲望,才是真正的需求。而房地产本身并不直接创造收益,无法以盈利的方式增长,只有通过外部资金介入,以房贷按揭的信贷模式,房地产价格才能不断上涨,进而快速建设和扩张。没有信贷资金支持,房地产必然玩不下去。

 

在信贷消费模式中,不同利益方的关系至关重要。我在《中国银行业资金链断裂》中分析过,房地产是体制之间利益输送的工具,房贷利用人民的欲望,从人民身上获取利益,支持地方政府的运转。在房贷过程中,人民买房交首付,并从银行按揭贷款,把钱交给房地产商,房地产商再把大头(75%)交给地方政府。通过给房地产贷款,中央以实施信贷扩张的方式,给地方政府输送资金。人民以为自己在买房积累财富,实际是把自己的钱转移到地方政府手中,再替地方政府背负债务。

 

信贷资金枯竭引发房地产全面崩盘。我在《中国房地产塌方式大崩盘》中对全国不同地区的房地产崩盘模式进行了综合分析,有些地区主要依靠体制经济,房地产几乎全靠信贷资金,一旦信贷资金枯竭,房价快速崩盘;有些地区靠实体经济,实体企业老板和高收入员工大量买房囤房,随着实体经济走向末日供血来源枯竭,房地产有价无市也卖不出去;低价房地产靠穷人支持,掏空三代晋身有房阶级的房奴在实体末日中减薪或失业,无力再购房。所以随着银行业资金链断裂,体制对房地产贷款急刹车,引发全国性的房地产塌方式大崩盘。

 

中国人民对万能政府深信不疑。中国人民坚信中国房地产不会崩盘,不管哪国崩,中国都不会崩,因为中国国情不同,政府绝对不允许崩。政府是万能的,不允许崩,当然就不可能崩,所以人民尽管放心大胆买大胆炒。从另一个角度,这也恰恰说明中国人民其实充分认识到房地产大崩盘的严重后果,所以才坚信不会崩,坚信政府会做出正确选择,即继续大规模印钞放水,拯救房地产就是拯救党和国家。

 

尽管我反复确定的说房地产大崩盘,不过对大部分人来说,崩盘or救市依然是疑问。到底是经济规律不可抗拒房地产必然崩盘,还是中国人民掌握宇宙真理能让房价冲出银河系,看法因人而异。所以有人想方设法卖房套现换汇转移出境,有人砸锅卖铁继续买房囤房用生命押注赌房价永远涨,各取所需,各奔前程。有的向死而生,有的向生而死。

 

地方政府的倒掉

 

极端是中央政策的首要特点,也是中央强有力的主要表现。回顾中共历史,中央的所有政策都是走自己的路,让他人无路可走,最后自己也走不下去。从苏区到文革,从改革开放到国企大下岗,从血汗工厂经济到房地产立国,中央无一不是把所有事情做绝。比如先是全力发展国企,然后一个国企改制,几千万国企工人一夜下岗。一个血汗工厂出口经济模式,把数亿内地农民驱赶到沿海做奴工,低价劣质产品涌向全世界,最后摧毁西方经济系统。房地产立国走到最后,房子够50亿人住,GDP的三分之二以上与铁公基、房地产和汽车挂钩,呈铁锁战船之势。

 

地方政府负责执行中央政策。中央政策并不能自己施行,必须通过地方政府一级级宣传和贯彻,才能起效果。更重要的是,中央从自己的利益出发制定各种政策,必然损害到地方利益,这时地方政府就起到重要作用,负责压制地方民众,有效贯彻中央政策。当中央对地方利益损害过大,地方政府一方面进行宣传和舆论压制,另一方面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压制地方利益,分化反抗力量,确保中央政策的实施。

 

地方政府是中央政策的缓冲地带。中央发布个政策,随便几千万工人下岗几亿农民背井离乡,数字看着很庞大,但经由地方政府化整为零后,都变成小数字。地方政府通过宣传动员,从意志和力量上瓦解多数人,少数人闹不出什么动静。对于中央的极端政策,地方政府分阶段逐步实施,温水煮青蛙,坚持的少数人耗不起,终至无声无息。当中央政策与地方利益矛盾过于尖锐,地方政府会强压执行,民众则认为,地方政府是歪嘴和尚念经,歪曲中央的英明政策,找中央上访就行。有时地方民众反抗过于激烈,如某省农民极度不满农业税而活埋乡干部,中央马上息事宁人,停纳该省农业税,其他省份不反抗,那就继续敲骨吸髓。通过种种缓冲方式,中央任意制定政策,交由地方政府实施。   

 

1990年代后,中央和地方合作建立血汗工厂经济模式。改开前,中国的主要经济集中在北方和内地,由北方和内地的地方政府,从地方征收农产品和工业品,上缴中央消耗,东南沿海主要作为战争缓冲区,上缴的资源很少。改开后,东南沿海的经济放开,大力开办地方集体企业,积极吸引外资,但仍然很少上缴资源。江朱从上海到中央后,实施血汗工厂出口经济政策,一方面打散实力较强、技术队伍完整的国企,让北方工业发达地区沦陷,另一方面支持东南沿海大规模建立血汗工厂,用农业税和计生罚款的经济高压,把农民驱赶到东南沿海做奴工,中央和地方政府联手建立起血汗工厂出口的获利系统。

 

中央摇身变成发工资的大老板。在过去,中央通过地方政府从地方盘剥消耗地方资源,中央掌控一切资源貌似很强大,但在征缴资源的过程中消耗掉大部分力量,实际非常虚弱,正是中央的外强中干,促成改革开放以及1980年代的社会开放风气。血汗工厂经济建立后,中央制定各种政策鼓励沿海各地方政府。出口增加后,中央收取外汇,再把人民币发给地方政府。在此模式下,地方政府是出口创汇的劳工,中央变成掌控血汗工厂经济给地方发工资的老板。中央在实现角色转变后,成真正大Boss,用资金掌控的方式,打垮任何反对者,形成对国家的实力掌控。

 

地方政府急剧分化。东南沿海地区政府帮助中央赚取外汇,受到中央政府的更多政策支持,资金更加充沛,经济增长更快。当地农民洗脚上田,建立越来越多的血汗工厂快速致富,并吸引更多的内地技术人员和农民奴工打工。内地政府难以吸引外资和出口,赚取外汇的能力弱,获得资金少,经济日益萧条,大量工人失业。内地的地方政府为了生存,只能为沿海地区政府打工,廉价供应血汗奴工、农产品和能源原材料。血汗奴工寄钱回家,或者把廉价农产品和原材料卖钱后,资金再回到内地支持地方政府运转。

 

美国次贷危机后,中央和地方关系再次改变。中国产品潮水般涌向全世界,中央和地方政府获得资金的同时也压垮了世界经济,成为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和经济崩溃进而引发国际金融危机的重要推手。美联储QE后,中国随之转型。国际投资和游资疯狂涌入中国,血汗工厂出口遭重创,中国的外汇来源发生关键转变。中央不再控制生产成本,而是推出4万亿的经济刺激计划,全面利用外资,中国火热的经济景象吸引更多的外资进入。随着外储剧增,中央开动印钞机大水漫灌。地方政府水涨船高,房地产价格飞速上涨,同时不断提高通胀。在外资流入和通胀压力下,血汗工厂不断倒闭,中央和地方的血汗工厂经济瓦解。

 

地方政府也再度转型,欠债越多越光荣。地方政府积极进京跑部钱进,尽可能多从中央获得专项资金和贷款,然后展开各类设施,推高房地产价格,刺激楼市,获得更多收入。沿海地区出口利润日益微薄,部分实体老板转型投资到房地产。沿海地区房价日益高昂,工厂要么关门,要么把生产搬迁到内地或转到东南亚。随着实体倒闭潮和大裁员,沿海地区人口不断减少,原工厂用地不是改作房地产项目,就是被遗弃。内地政府出于成本优势接受部分沿海工厂,经济反而显得更加活跃。

 

在债务经济支持下,各地方政府差距不断缩小。由于内地大干快上,农民工在内地也能获得较高工资,而生活成本大幅降低,离家更近,所以宁愿留在内地找工。这迫使富士康等劳动密集型企业向内地迁移,沿海与内地的差距越来越小。沿海和内地都疯狂举债,各种贷款支持房价上涨,沿海和内地极大差距在负债增加和房价上涨的过程中不断缩小。整体上,各地政府都借了永远还不完的债,差别只是理论上100年还是1000年还完,房地产价格也远远超出房屋寿命,差别是租售比50年还是100年。

 

系统性危机最终爆发。中央不断以印钞和其他手段,支持地方政府的运营。而地方政府不考虑后果,只要能获得贷款,就展开大规模基建和开发房地产。地方政府债务快速积累,中央试图控制地方债务增幅,但地方政府积极开拓新的融资渠道,设法获得更多非正规渠道资金。我在《中国系统性危机》一文有过总结,过去数年中央帮助地方政府缓解债务的措施,主要包括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高利贷和理财市场、A股市场以及楼市去库存。可以说,中央为支持和挽救地方政府也是竭尽全力。但地方政府既要创造GDP,又要解决就业,还要维持自身生存,只能不断举债,不断铺基建,不断推高房地产,引鸩止渴越久,债务规模越大,资金需求也越大。2016年,中央面临经济全面失控,即中国经济空中解体。20173月中旬,中央以房地产限购为开端在金融系统急刹车,意味着系统性危机爆发在即。

 

在举债经济中,地方政府失去对外交往能力,中国人思维也与欧美文化也急剧疏远。血汗工厂出口时期,沿海地方政府为吸引外资和扩大出口,积极启用外向型人才,以市场化操作模式,建立与世界各国的交往关系。2009年之后,地方政府只需要把所有注意力放在中央,利用中央政策获得更多资金即可,不需要关注外界,外向型人才逐渐被淘汰。2008次贷危机后,美国超级大国的形象破产,中国崛起则唱响世界,中国人到全世界买买买,让老外目瞪口呆,中国人自信爆棚,开始藐视老外。很多海外华人和留学生也因祖国崛起而充满自豪感,巴不得西方列强对中国统统跪拜,完全不理解西方社会和文化。

 

中央决心不惜一切代价保外汇,政策急剧大逆转实属无奈。当地方政府举债促经济增长,中国人民迷信房价永远涨积极买房时,都忽略了中国外储接近枯竭。20147月起中国外储不断减少,中央启动无锚印钞,从当时的M2不到120万亿增加到20176月末的163万亿,随时轻易冲垮名义上3万亿美元实则见底的外储之堤。中央必须以金融安全的名义对贷款全面急刹车,全力打垮房地产,压制M2,保住所剩无几的外储。同时提出支持实体经济,企图重新以劳力赚取外汇。中国迫于特朗普政府定位中国汇率操纵国的压力,人民币节节升值,既然不能从人民币贬值上找到出口优势,那么只能尽力压低内部成本,为达这一目的,打垮房地产,降低与房地产相关的所有成本,是首要也是必要。因此中央政策的大逆转是在内外部都极度危机下的无奈之举,根据惯例,中央的处境越被动,采取的政策也越极端,牺牲的利益群体也越多。

 

地方政府无法跟上中央的行动。中央政策已经明确,通过金融安全和促进出口两个阶段实施。第一阶段推行金融安全,即全面清理金融市场,打垮房地产,并推动各种债务和庞氏骗局爆破,消灭市场中的存量资金,卡死资金换汇外逃。在这个阶段,中央已经甩开地方政府密集推出政策,迫使地方政府跟进,而大部分地方政府落在后面。第二阶段重新促进出口,包括吸引外资和支持本土生产出口。中央对此提出明确方向和要求,地方政府并没热烈响应,原因前面刚说过,当前各地方政府职能全面支持举债和房地产,早就失去外向型经济的能力。

 

地方政府被中央抛弃后不得不重新回到市场找外汇。金融会议后,中央密集出台措施表明态度和决心。节流之余更要开源,体制想生存必须找到新的出口突破口,开创新的创汇渠道,在金融上全面卡紧,把资源集中到吸引外资和出口。也就是说,回到血汗工厂出口时期的政策,能出口创汇的地方才有相应的资金配套,不能创汇的就停止资金供应任由倒闭。只有这样,才能改变地方政府的导向,促使地方政府把主要精力从房地产转移到出口创汇。

 

地方政府必然倒掉。各地方政府在房地产立国中只保留了一个技能,那就是举债生存,且已负债累累,一旦中央卡紧资金,地方政府只能倒掉。同时地方政府功能严重内化,失去促进出口创汇的能力,如果重新建立创汇导向,那么大部分职能部门根本没用,可以直接裁撤。所以地方政府有两条路,一是大多数政府没有能力创汇或者支持创汇,只能破产倒闭自生自灭,二是少数政府建立起创汇导向,留下少数有用的部门,裁撤大多数废柴。继1990年代国企工人从头再来之后,地方政府也从头再来。

 

到此估计很多人想问,中央到底是谁?简单的说,现在的中央指的是太子党和技术官僚集团,换句话就是,赵家和赵家的忠犬。技术官僚,顾名思义擅长技术善于操作,同时他们没有灵魂没有道德没有预见,中国的技术官僚尤甚。我很早在微博说过,中国不是个正常国家,只是伪装成国家的一部分人的提款机。谁提款?太子党。谁伪装?技术官僚。近二十多年,中国人民变成以房子为信仰,就是技术官僚的杰作。主子一声令下,技术官僚有的是办法给民众洗脑。

 

也是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没有国家利益,只有中央利益和地方利益,只有小集体利益和个人利益。所以,当蛋糕越来越小,必须让中央先吃,其他人就不要吃了。此时此境,地方政府也属外围,被踢开理所当然。

 

 

 

201787

 

 

201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粤ICP备15032271号-1
  • 本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媒体转载请站内联系,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