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简体中文 English
  1. 手机版
  2. |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网站首页 > 中国经济分析 > 中国大陆经济分析

特朗普绞索(二)

2017-10-27 23:46:18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阅读

美联储加息缩表

王尚一

 

 

联储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转为鹰派。我反复说过美联储是政治机构,是大政府的一部分,服从大政府的宏观政策。在竞选期间,特朗普多次抨击美联储大印钞和零利率行为,既得利益集团疯狂敛财,掠夺美国人民的财富。特朗普当选总统后,美联储迫于压力立即转向,连续加息。到6月,鹰派立场更加鲜明,宣布很快(预期9月)缩表。 

 

特朗普风暴的重大意义之一在于,无论从权力还是影响力,特朗普都盖过美联储。从克林顿到奥巴马时期,美联储对经济金融都起决定作用,其决策权甚至大于总统。尤其在奥巴马任内,伯南克和耶伦一言九鼎完全主导,全球化大机器协调稳定运作。进入特朗普时代,美联储的态度变成一切决策必须符合特朗普政府的要求。

 

中国经济金融界对美联储的错误认识,是中央政策大逆转的导火索。表面上,美联储是独立机构,美联储的经济学家和金融专家通过分析和预测经济前景,确保美国经济发展。事实上,美联储的独立是个美丽的谎言。中国的经济金融界却坚信这个谎言,因而认不清美联储的立场,自然无法预测美联储的决策。在特朗普当选总统美联储转为鹰派的情况下,中国决策者不做任何准备。美联储加息缩表的立场明确后,中国体制才如梦初醒。

 

中国金融系统本身已经异常脆弱。如果中国金融系统稳固,即使美联储不断加息缩表,也只影响部分金融环节,整个系统无需担心。但是中国金融系统很脆弱,美联储刚开始加息还没缩表,系统就受不了了。体制紧急行动,动用所有力量,力求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中国金融系统的问题不是一天造成的。过去几年我多次分析预测中国各领域危机,从实体末日到金融危机。体制一次次通过政策操控甚至暴力救市来掩盖危机,掩盖的唯一手段就是印钞。大水漫灌实在太多,最后导致金融系统自身也陷入危机。体制调动各种力量维稳,貌似度过危机,实际上整个系统越来越摇摇欲坠。

 

美联储从建立那天起就是政治机构,彻底的政治化技术官僚机构。美国联邦政府通过美联储更有效的操纵美国经济,美联储的主要决策都反映政府和权贵集团的意志。更重要的是,美联储作为大政府的核心机构,通过各种手段不断增强政府对社会的集权化掌控。美联储从政治出发,并不是确保经济发展,而是为了政治而牺牲经济。为达政治目的,美联储一次次制造危机,而且危机规模越来越大。美国控制世界经济后,把世界经济也拖入越来越严重的危机里。

 

伯南克实施沉船行动支持奥巴马上台。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已经非常明显,甚至小布什总统都提到危机,但美联储和各大金融机构都试图掩盖危机。20089月,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奥巴马在党内打败希拉里,但在全国大选中落后于共和党候选人。美联储和各大金融机构主要是民主党阵营,危机就是民主党的机会,所以伯南克拒绝救助规模较小的雷曼兄弟,任由其倒闭,从而引发国际金融危机。美国民众愤怒的把矛头指向小布什和共和党,值此良机,民主党人奥巴马高喊着Hope and Change,如愿以偿高票当选。

 

伯南克无底线印钞支持中国经济奇迹。制造出国际金融危机后,美联储和金融业呼吁美国国会通过法案,小布什总统签署,开启大规模QE放水模式。奥巴马上台后,美联储更加自由,伯南克随时开闸,QE2QE3。无成本美元进入银行系统,大部分并没留在低迷的美国经济中,而是流向海外,尤其流向中国。无论制造业加大在中国的投资,还是国际游资寻求更多的投资投机回报,都把中国当做天堂。美元潮水一样涌入中国,中国国内展开如火如荼的铁公基和房地产,国际上大规模投资援助和奢侈消费。中国的铁公基和房地产规模越大,对外投资援助越多,奢侈品消费越火热,经济增长越令世界瞩目。中国大国崛起。

 

中国重蹈美国覆辙。1980年代后,美元印钞规模不断扩大,无成本美元支持美国经济增长。在苏联解体、欧洲日本陷入衰退后,美国成为拉动世界经济的火车头。但是无成本美元造成美国的互联网泡沫、战争和次贷危机,重创美国经济。2008年次贷危机后,美联储更疯狂印钞,资金大规模流向中国,中国从出口导向的血汗工厂赚取外汇转为外资依赖的接受流入无成本美元。中国外资依赖的模式与美国在次贷危机前的模式高度类似,而体制只看眼前,不在乎明天洪水滔天,所以体制疯狂印钞匹配外资流入,支持铁公基和房地产大跃进,推动大通胀,推动实体经济走向末日。

 

中国没有印钞自主权。美联储有美元印钞权,可以按照美国的需求印钞,然后通过美元的国际霸主地位,向世界转嫁危机。中国没有美元印钞权,只能从美国接收美元。如果美国由于自身原因减少印刷美元,或者国际资本目的地转移,不仅美元来源断流,中国国内的美元也将流失。更重要的是,中国以美元为锚印刷人民币,海量美元流入,创造出海量人民币,按照利率比价,中国的货币总量远超美国。中国尝试仿效美国转嫁危机,让人民币国际化,但人民币国际接受度实在太差。所以,中国人民币主要国内消化,一旦外汇储备大幅减少,人民币就直面危局。

 

耶伦就任美联储主席后缓慢紧缩,中国外储随之不断减少。2012年,伯南克面对奥巴马的落后选情,疯狂QE3支持奥巴马连任。但事后奥巴马不领情,对伯南克表示不满,认为美联储过度印钞导致美国陷入流动性陷阱。伯南克任职期满后,耶伦接任美联储主席,逐步缩减QE3,直至停止。QE3缩减前,中国账面外储接近4万亿美元,不包括隐藏在其他国家或帐目下的资金。中国领导说中国外储过多成负担,QE3缩减后,中国外储不断减少,负担越来越轻。

 

中国国内金融动荡与外储减少交织,导致两次重大外汇危机,即两次股汇双杀。第一次,人民币国际化意图破产。2015年股灾前夕,我指出股市将出现暴跌,随后提出股汇双杀,显而易见的,股市出逃资金必然换美元离境,冲击人民币汇市。不出所料,股灾后大量人民币出逃,抛压沉重。央行紧急采取措施,人民币对美元突然贬值,即811汇改。人民币贬值进一步导致恐慌,引发外汇危机。外汇危机爆发后,股汇双杀概念被经济界广泛引用,描述金融系统的双重困境。中国体制在危急形势下不得不又投入巨额美元救市,最后终于稳住外汇市场,似乎力挽狂澜。但以香港为主的人民币离岸市场领跌,迫使中国大手笔从香港购买人民币,以至于香港的人民币几乎被中国央行买光。

 

中国体制成美元卖家的唯一对手盘。体制虽然大动干戈暂时稳住人民币汇率,但人民币国际化成泡影。中国央行本想模仿美国,通过人民币国际化向世界转移超发的大量人民币,让世界帮助消化中国通胀,所以积极推进与国家间货币互换协议,多方推广人民币。股汇双杀后,货币互换不再推行,香港的人民币离岸市场基本停顿,体制向外转嫁人民币超发的意图破产。进入中国的国际游资大幅减少,离开的却越来越多。中国央行为稳定汇市,只能加大对汇市的干预,消耗大量美元回购各类人民币。

 

第二次股汇双杀后,中国央行脱锚印钞。中国外储开始减少后,中国人民币M2仍在增长,意味着中国脱离美元印钞。第一次股汇双杀后,人民币国际化失败,脱锚印钞的影响日益明显,人民币汇率难以持稳。2016年初,市场再次股汇双杀,央行被迫再次救市。两次救市的措施一样,印钞和汇率相互矛盾的操作。一方面,面对股市暴跌,中国央行需要印钞给国家队救市,另一方面,面对汇率危机,央行需要用美元购买人民币,而回收的人民币需要销毁,以保持人民币与美元的稳定汇率。在此阶段,中国体制动用大量隐藏在他国的美元外储,使账面美元保持相对稳定。

 

中国开始实施限制资金外流的强制措施。彼时中国还有不少外汇:欧洲大规模无限期QE,大量资金流向中国;中国保持贸易顺差,外贸收入继续流入;央行动用隐藏外储,稳定汇率。不过外汇流出速度越来越快,资金流入根本无法支持流出。体制不得已开始限制外汇流出,尤其是外资的大资金结汇,中国以各种借口卡住不放行。当时我说,中国从20162季度开始,将因外汇匮乏而各种付汇违约,体制经济从中心瓦解,即经济空中解体。

 

中国人一向越危急越侥幸,体制尤其如此。2015年底开始,中国体制把资金聚焦到房地产,通过房地产渠道继续货币扩张,也就是涨价去库存。一批人高位卖房套现换美元出境,加剧金融系统压力。中国体制押宝希拉里,如果希拉里上台,美联储将重回大印钞老路,中国金融压力将得以缓解。然而大获全胜的是特朗普,美国形势完全逆转。但体制不仅没有及时撤出涨价去库存,反而加大规模,从一二线城市扩展到三四五线城市,人民币信用扩张规模更大,体制心存侥幸的赌:第一,特朗普会被弹劾下台,甚至被刺杀;第二,美联储作为独立机构不会走鹰派路线。

 

侥幸的后果是始料未及。20173月,美联储二次加息,中国体制惊慌失措,第二天就收紧房贷,并实施一二线城市限购。随后体制继续侥幸的坐等特朗普被弹劾,而且依然活蹦乱跳很安全,美联储转鸽派,并没更多行动。结果等来的是,特朗普不管怎么被打击就是不下台,美联储6月完全转鹰派,不仅连续加息,还准备缩表。中国央行假装镇定的表示,美联储不影响中国,中国不跟随加息。然而一个月后金融工作会议上,体制自敲丧钟。  

 

美联储加息缩表只是开始。根据美联储的预期,最终将使利率回到正常水平,即普遍认为的3%以上。按照这个水平,美联储还有巨大的加息空间,可以加到2018年底或2019年。更致命的是,美联储还将缩表,即大量减少基础货币,市场上的美元货币总量按比例减少。缩表如发射核弹,随着美元变的稀缺,世界金融将遭到沉重打击。在6月美联储鹰派表态后,欧洲和日本相继退出大印钞,准备实施货币紧缩政策。加拿大央行为维护房地产泡沫本来硬抗着不加息,7月也只好加息,12月进一步加息。

 

随着全世界货币大收缩,人民币160多万亿的M2被搁在空中。中国体制担心特朗普政府的贸易制裁,各种站台放风,中美合作是唯一道路,万万没想到美联储竟然釜底抽薪,从基础上对中国金融系统造成摧毁性打击。美联储政策刚刚开始,欧洲日本也还没真正行动,中国金融已面临绝境。未来随着美联储缩表,160多万亿M2完全失去基础,将如海啸来袭,把中国经济拍死在沙滩上。

 

 

2017820

 

201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粤ICP备15032271号-1
  • 本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媒体转载请站内联系,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