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简体中文 English
  1. 手机版
  2. |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网站首页 > 中国文化分析 > 文化分析文章 > 中国文化杂谈

文化的傀儡

2017-08-05 10:58:24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阅读

文化的傀儡(节选自《中国如何睡醒》)

生于0715

 

 

 

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

                                                                                                                                                ——让·雅克·卢梭

 

 

你是自由的吗?你的思想是自由的吗?你是你自己吗?

 

当我提出这些问题时,你会充满自信的作出肯定的回答:那是当然。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看来,这些都是近似愚蠢的问题,因为这好像等同于在问:你是一个奴隶吗?

 

你当然是自由的,在没有因为犯罪活动被关进牢房之前,你的行为都不受约束和控制。退一步讲,就算是坐牢,至少思想是自由的,因为没有人能控制我们内心想什么。

 

然而事实却不是这样的。因为我们大多数人的意识,都被一个无形的枷锁牢牢的禁锢着,这个枷锁就是文化环境。

 

你是你自己吗?

 

什么是“自己”呢?自己就是我们每个人专属的意识形态,包括我们的性格和价值观,思想和观念。但是在现实生活中的大多数人,都做不成自己,因为他们的思想意识与价值观念,完全是由他们成长的社会环境所决定的。他们的意识被囚禁在某个特定社会文化形成的情景模式中,从来不会独立的思考,就像是一个会走动而没有灵魂的肉体,只是在被动的无意识的随波逐流,在他们学会真正独立思考之前,他们的头脑和身体其实并不属于自己。

 

但是,即使我们有强烈的自主意识和独立思考的能力,我们的意识还是会无可避免受到身处环境或时代的禁锢。

 

假如二十一世纪的你刚刚生下来,就有人用时光机器把你送到三万年前,人类的石器时代,让你独自在那个时代成长。作为二十一世纪的人类,你也不会比当时的人类更先进,连万有引力这样简单的自然规律也不会懂。晚上会居住在山洞里,白天赤裸着上身和别人一起去狩猎,或者用石头艰难的处理着野生动物的尸体。你会认为这一切都平常自然,不会觉得自己的这些行为和习性有何不妥。

 

同样,如果能用时光机器将三万年前的人类婴儿带来,在我们现代的世界中教育他,那这个婴儿也会拥有跟现代人一样的能力,长大以后可以成为一名技术工人、医生、律师……甚至总统。

 

人类的基因大约在三万年前就没有进化过。但是不管怎样,在石器时代成长的“原始人”和在二十一世纪成长的总统,头脑中将会是完全不同的意识。这说明,如果一个人成长在不同的时代和文化环境,他的意识就会不知不觉被身处的这个环境所同化,或主动,或被动,或被迫的融入于这个情景模式中,成为这个模式中的一员。

 

你是自由的吗?

 

现在再回到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会发现其实自己并不自由。人们的思想和行为不能逾越文化环境和时代这个无形的框架。不管是因为不假思索的随波逐流,还是因为受到认知环境的局限,我们都不由自主的成了文化或环境的傀儡——如果你出生在古埃及,那你很可能就是一个修建金字塔的老实奴隶;如果你出生在封建时期的中国,你的意识就会绝对匍匐于皇帝的权威;如果你出生在18世纪的日本,你就很可能会为了维护一种被称为武士精神的荣誉而利落的用刀剖自己的肚子;如果你在二十世纪初出生在德国,那你就很可能会为希特勒的爱国和种族主义言论欢呼;还有直到人类二十一世纪还存在的种族纷争和宗教纷争,只因你降生在其中某方,对对方的仇恨就延续到了你的意识之中……

 

中国有一句谚语: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们可能会认为那些不同时代、地区的人们生活在“错误”之中。但那些身临其境的人并不比我们的智商低,只是在他们的意识中,他们会认为自己的思想和行为是合理的:或者是合乎逻辑,或者是合乎理性,或者是合乎情理,或者是合乎道义……因此他们才会承认它,拥护它,为它狂热,甚至于赴汤蹈火,献出自己最宝贵的生命……

 

尼采曾经说,宗教上最深的误解——认为坏人没有宗教。其实在坏人的意识中,也可能会有高上的信仰,只不过他们没有意识到或者也不情愿意识到自己的信仰是错误的。他们也会为了心中某种“崇高”的理想主义而英勇献身,不为现实利益,甚至不顾性命而舍生取义。这种行为被称为“以善的名义作恶”,在他们的意识中,会认为自己是正义的崇高的,甚至是在为上天堂而积善行德。在世界历史中也不难看到,这种错误但“合理”的意识,甚至会造成整个民族犯下滔天罪行。

 

凡是现实的都是合乎理性的,这是黑格尔经常被人引用的一句话。社会的现实都因合理而存在,从老实的奴隶,到皇帝的权威,再到种族、宗教仇恨,之所以会存在于不同的时代或者地区,是因为在当时人们的意识中被认为是“合理”的。我们现在会轻易的判断出它们“不合理”甚至无法容忍,可如果在当时有人以一种他认为更“正确”或者“合理”的思想提出异议,结果往往是收效甚微,甚至还会触犯众怒(倘若有人生在中国封建时期,胆敢蔑视皇帝的权威,他连他的家人和亲戚都会被砍头,没有人会认为他们值得同情)。

 

为什么人们会认为合理呢?

 

合理,就是意味着,我们的大脑判断出,这是正确的。正确的另一个代名词是真理,而说到真理麻烦就来了。人们都是依据什么来作出分析和判断,并让那些所谓的“真理”占据在自己的意识中呢?

 

在心理学上有一个著名的“羊群效应”或者也称“从众效应”,是说人会经常不假思索的跟从大众意识,不会独自思考判断其中的意义。人们得到真理的过程就类似于羊群盲目跟从的习性,或者是紧随着大众的意识,或者是依据自己所经历的那点社会经验得出的。他们只有感官和情绪的经历而没有客观理性的分析过程,更不会跳出身处的情景模式去思考事件本身的意义。但是,对于如此轻易就获得的“真理”,人们却总是如此的肯定,时刻都依据着自己——或者也是大众意识中的“真理”思考或者行动,甚至于狂热。上世纪著名的数学家、哲学家伯特兰·罗素就曾为此抱怨说:“这个世界最大的麻烦,就在傻瓜与狂热分子对自我总是如此确定,而智者的内心却总是充满疑惑。”

 

二十一世纪的我们也有同样的情景。如果按照目前二十一世纪人类的常识,那奴隶制和皇帝的权威都是不合理的,我们又是怎样判断出不合理的呢?

 

答案是:因为你身在人类的二十一世纪。在二十一世纪的人类的意识中,人人平等才是正确的,合理的——这是基本常识,不言自明的真理,根本就不用你思考。

 

我们也是同样的不经思考就如此肯定。当人们的意识中都认为人人平等才是合理时,这个意识也正支配着我们现在的现实世界。

 

或许你现在会弱弱的问,这个人人平等的真理是正确的吗?

 

如果需要探个究竟的话就会发现,其实也并不需要晦涩难懂的复杂推理。人人生而平等,这是人与生俱来的自然权力,显而易见的——因为“自然如此”,所以应当如此(这也是中国人常说的“天经地义”和“自然而然”的本来含义)。我们都有幸见证了人类意识的进步,然而这样显而易见的道理,人类认识到这一步却经历了曲折艰难的过程。在过去的几千年,世界上不同的地区不同的文明,都曾将它阻挡在门外。

 

阻碍着人类意识进步的是什么呢?

 

答案是人类文明结出的果实!过去,人类的意识被各种宗教神学、等级尊卑和伦理道德思想占据着。当然,迷信、专制、不平等的社会制度也就因此“合理”的建立起来了。所以我们会发现,人类其实是被自己从无到有创造出来的思想和理论牵绊着前进的脚步。

 

实验生理学的先驱,法国科学家克洛德·贝尔纳曾经深有感触的说:“构成我们学习最大障碍的是已知的东西,而不是未知的东西。”爱因斯坦也说:“常识就是人到十八岁为止所累积的各种偏见”,但是“要打破人的偏见比崩解一个原子还难。”人的思考总是会被限定在已知的框架范围之内,遵循既有的模式,阻碍着大脑的认知或创新。而在过去,人类意识的前进也总是被当时“合理”的思想或者理论阻挡着。

 

当曾经的合理或常识不断被新的理念推翻替代,这个进步过程又像是人类不断在抛弃自己文明的果实。因为我们会发现,人类是在不断的挣脱自己创造的各种思想理论的束缚,最后意识又回到了自己的起点——自然。

 

 

201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粤ICP备15032271号-1
  • 本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媒体转载请站内联系,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