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简体中文 English
  1. 手机版
  2. |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网站首页 > 世界经济分析 > 工业4.0与世界未来

工业4.0与世界未来:概述(五)

2017-03-02 10:40:44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阅读

二、 工业4.0与世界未来

生于0715

 

工业4.0是逆工业化过程,是更加广泛深入的经济革命。具体讲,工业4.0以逆工业化的方式,推动农矿业、工业和服务业等产业内爆,导致世界上绝大多数人失业,加速和加深世界经济大崩溃。

 

2009年,我在《2010年代 --- 世界经济大萧条》的导言中强调,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只是第一道寒流,未来将面临前所未有的经济大萧条。由于过去世界经济呈现的超级泡沫式繁荣,因此未来也将经历超级大萧条。

 

当时,我特别指出,每次危机都孕育着新思想、新知识和新技术等新事物,随着危机的深入而得到的发展和普及。后来,我在世界大崩溃的概要分析中,专门提到工业4.0和美国能源革命。工业4.0是新思想、新知识和新技术的集成发展。而美国能源革命部分属于工业4.0的技术成果,同时也将影响未来的世界经济格局。

 

我还提出世界经济的“三重大顶论”,并在后来进行初步的概述。三重大顶即超级泡沫的顶点,可以概括为,工业大顶、金融大顶、以及人口和资源环境大顶。从规模上,三个方面的规模前所未有,已经达到地球范围内不可超越的极限,即超级泡沫的顶点。在相互作用上,三重大顶在世界范围内,形成史无前例的叠加效益。因为三重大顶的相互作用,一个超级泡沫破裂之后,必然导致其它两个超级泡沫的破裂,即工业大崩溃、金融系统大崩溃,以及世界人口大减损。

 

2008年后,世界的旧泡沫和新事物(工业4.0)并存。虽然主要国家疯狂印钞,支持旧经济运转,试图掩盖经济危机,并进一步将泡沫吹大到无以复加的程度。而且,世界各国相互协调,共同维持泡沫。但是工业4.0概念的出现和具体领域的迅猛发展,反映出危机并没有过去,而是危机更深化,未来的崩溃结果将更严重。目前,世界已经处于大崩溃的边缘,随时爆发大崩溃。而随着工业4.0的发展,将摧垮旧泡沫,加深世界大崩溃。

 

工业4.0加深世界大崩溃,主要表现在“三重大顶”的三个方面:工业大崩溃、金融大崩溃、人口大减损。 而美国军事革命是工业4.0的起点,也预示着工业4.0的发展方向。 分析军事革命,将看到工业4.0的未来。

 

1、美国军事革命与工业4.0

 

工业4.0的特点是大系统平台,操作规模小型化、综合低成本、敏捷灵活、人员精英化、行动隐蔽化。 其发展和应用越广泛,系统替代性越强,对现有工业系统的摧毁性也越强,最终实现逆工业化过程。

 

美国的军事革命是工业4.0的一个重要起点。美军改革前后的主要特点,也反映在工业4.0的发展特点上,并且大力推动工业4.0的发展。

 

在乔治 W布什(小布什)总统任上,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与国务卿科林 鲍威尔就美军发展方向发生重大分歧。拉姆斯菲尔德是福特总统和小布什总统的两任国防部长,在当时的美国历史上,即是最年轻、也是最年长的国防部长。 鲍威尔则从军35年,曾经是老布什时期的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也是针对伊拉克的海湾战争的主要军事指挥者。

 

鲍威尔指挥的海湾战争,是人类历史上最后一次陆海空三军协同的超大规模战役。美国领导各国联军总人数95万,其中美军达到65万。 在战争中,经过随军记者的广泛报道,美军各种强大和尖端设备展现在世界面前,包括航母集群,精确制导炸弹,GPSF117隐形轰炸机,爱国者防御导弹等等。战争一开始,等待双方激烈交战,但是这样的场景并没有发生,而是变成美军对伊拉克军队的屠杀。在“死亡高速路”上,长达60公里的路段陈列着伊拉克汽车、坦克、装甲车和士兵的遗骸,引发国际社会震惊。 美军的武器装备和战果展示,震撼整个世界。但是,美军并没有拦住萨达姆点火烧油井,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生态灾难;也没有长驱直入,推翻萨达姆政权,导致给未来留下祸患。

 

拉姆斯菲尔德上台后,开始从下到上改造军队,实施美国的军事革命。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是美军转型中的第一次大战。这次大战总共集结16万多人,入侵伊拉克,消灭萨达姆政权,建立新的国家。 在战前,美军没有向外界展示军队集结,也没有各种最新装备的展示。在宣战后,美国发射导弹到巴格达,炸毁巴格达的一个标志性建筑,随后消无声息。在战争过程中,美军甚至不允许记者进行随军的公开报道。而且,据说在美国对伊拉克宣战前,特种部队已经就位。宣战时,这些部队采取行动,控制几乎所有重要战略目标,其中包括海湾战争中造成巨大损失的油井。由于特种部队行动迅速,萨达姆部队来不及破坏,最后只有几口油井被点燃,没有造成重大的经济和环境灾难。

 

美军主力部队长驱直入,以隐蔽模式直扑巴格达。在美军进攻的过程中,因为美军对记者的消息封锁,记者无法全面了解具体进展。不同记者从不同的地点,看到不同的场景。这些场景相互矛盾,所以各种消息混杂,导致外界对于战争的认识也相互矛盾。在美国电视台上,一些美军退役将领不断发言,展示军队进展状况,说明一切顺利;在中国电视台,则是美军遭遇抵抗,进展艰难,而且将面临萨达姆军队的血腥反扑。尤其是萨达姆的宣传部长面对世界媒体的镜头,宣布伊拉克军队正在打败美军,而且巴格达周边的强大萨达姆卫队守护,将让美军遭遇沉重损失。这时候,各电视台记者和摄影一片惊呼,宣传部长背后出现美军坦克的画面,美军已经进入巴格达市中心街头。 当媒体纷纷将镜头对准美军坦克,宣传部长逃走,世界才知道美军的具体进展。

 

美军陷入伊拉克战争泥潭,促进美军的再度进化。从军事角度,美军的伊拉克战争高度成功。但是,在美军占领伊拉克后,美军开始深陷伊拉克泥潭。不过,其失败并不是因为军队执行不力,而是由于美国错误的政治导向。美国人误认为民主可以解决伊拉克的问题,所以并没有利用既有的系统,铁腕统治伊拉克,首先维护伊拉克稳定;而是解散前萨达姆军队系统,纵容伊斯兰教武装分子叛乱。在统治的战术层面,政客们对具体战斗瞎指挥,美军在不少重要地区做出相互矛盾的决策。结果,在与武装分子战斗的过程中,美军处处被动,陷入游击战泥潭。在技术层面,政客们制定战斗规则,对武装叛乱分子讲人权,困住美军士兵的手脚,造成美军财产和生命的巨大损失。为了应对困境,美军开始研发各种装备,以应对泥潭式战争。而且美军士兵为了在处处危险的战争沼泽中生存,不断应用新的战斗装备,发展新的作战技术。

 

随后,拉姆斯菲尔德辞职,而他实施的军事革命只是刚刚开始,军队开始不断贯彻他的战略思想和系统思想。在战略思想上,拉姆斯菲尔德推行整合型精锐化军队发展模式。他认为,大规模立体战争成本过高,各兵种、各地区之间缺乏协调性,战争行动迟缓,而且缺乏对关键战略目标的排序和实现。

 

从战略角度,拉姆斯菲尔德明确美军的发展导向:A、首先明确战略目标,并对战略目标进行优先性排序,首先达成优先的战略目标;B、在新技术的支持下,大规模整合、精简和改造军队;C、降低操作成本,提高军事行动速度。伊拉克战争贯彻拉姆斯菲尔德的战略思想,特种部队先扑向油井、电厂、防空基站、机场等关键战略支持点,让萨达姆的系统完全瘫痪。随后,主力军队直扑权力中心,美军目标是巴格达和萨达姆,英军则推进南部巴士拉。压倒性的战争优势和高度经济性的战争成果,对于美军内部形成震撼效果,推动美国军事革命的进程。

 

在军队发展的思想上,拉姆斯菲尔德的军事革命主要包括4部分:

A、警惕未知事物,抛弃过时策略。拉姆斯菲尔德讲过一段著名的话:这里有知道的已知,就是我们已经知道的事情;还有知道的未知,就是我们知道,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但是,还有不知道的未知,即我们不知道的我们不知道的事情。这个已知和未知的绕口令,是拉姆斯菲尔德的军事革命的主要导向。军事系统要随时警惕当前的未知和不确定性,尤其是不知道的未知,而且需要预备防范将来几百上千种未知的可能性。所以,军队随时需要停止过时的行为,例如防范苏联进攻这种已经不存在的威胁;而需要集中精力,应对未来的不知道的威胁。

 

B、 快速行动,可以随时调集力量,迅速实现全球行动。实现这样的目标,需要更快的舰船、新战斗运输设备。而且,要建立反应更迅速的辅助支持系统,包括为军事服务的民用辅助系统。而且,快速并不一定意味着小规模,而是要大规模改造军事系统,将整个军队塑造成快速反应模式,及时进行军事防御或者打击。其中,海军作为最为缓慢的系统,显著提高海军的反应速度,对于支持其它军种的大规模军事行动,具有关键意义。

 

C、提高应变能力,提高应变能力不仅仅需要新武器研发,更需要建立新的军队规则系统,建立新型军事组织框架,进而改组整个军队,并且发展更加灵活弹性的作战人员系统。在战略层面,快速应变的组织,能够随时针对新的威胁,做出相应的反应,发展出新的操作规程,以打击新威胁。在战术层面,加强新武器研发,改变战术操作模式,建立梯级应变系统,增强不同军种之间的相互适应性,推动更具组织弹性和韧性的军队组织。

 

D、组织协同,提高跨军种和跨地域的作战单位协同性,朝着联合作战模式发展。军事战争的关键是,防止敌方找到自己的薄弱之处,并且找出敌方的薄弱之处。为了防止敌方的攻击,通过更加紧密的协同,减少薄弱环节。当敌人对薄弱环节实施攻击时。美军可以通过组织协同,快速不强薄弱之处。 

 

在发展思想导向下,拉姆斯菲尔德的军事革命包括几个部分:

A、改组军事机关,军事机关既是军队的指挥中枢,也是军事革命的主要阻力。军事机关是主要的既得利益集团,希望延续过去的模式,抵御任何重大的变革,更别说根本的革命措施。拉姆斯菲尔德作为布什政府中的最强有力人物,一方面推动改革,给军事机关施压;另一方面耐心等待,等着抵制改革的将领们不断退休。随着新的将军上任,对军事机关改革的支持力量也越大。

 

B、重新强化对军事投资,在克林顿时期,政府不断缩减军费和裁军,节约大量资金,支持经济增长,社会享受和平红利带来的经济繁荣。同时,美国经历多次恐怖袭击和军事挫败,而克林顿采取退缩的态度,以维持表面的安宁。而911针对美国本土的大规模恐袭,意味着和平红利已经被耗尽。拉姆斯菲尔德要求国会增加军费,增强美国军事力量,为美国实施反恐战争做准备。

 

拉姆斯菲尔德改变方式,将军事费用看作军事投资。军事费用是消费,重点是如何缩减费用。而军事投资则不同,是看作对未来的投资。拉姆斯菲尔德引入投资银行,对军事投资进行衡量,实现投资效率最大化。而且,他要求军队领导改变思路,像风险投资者一样,加大对高新科技的投资和应用,包括信息战、无人机、精确制导炸弹、空基武器系统等等。例如,对于 M1-A主战坦克这样过时的武器,基本停止新的投资。

 

C、精简军队,拉姆斯菲尔德改组军队,按照投资收益模式,对于军队进行流程评估和绩效评估。按照流程和绩效评估的方法,过去的军队操作系统已经过时,因此需要改造和重组军队,缩减军事单位。随后,对军队的武器和个人绩效进行评估,重新树立武器开发和军人的选择模式。另外,根据绩效评估的,对非关键军事单位和服务实施操作剥离,将这些单位私营化,提高运行效率和效果。

 

在精简军队后,美军的效率更高。在缩编军队后,虽然军人数量减少,但是整体作战水平提高。将大量任务外包给私营机构后,军队可以聚焦在提高军事打击能力上,而私营机构则通过研发、生产和服务,为军队提供系统支持。通过专业分工合作,实现更高军事能力和经济效率。

 

D 、大量关闭军事设施,在新环境下,需要的军事基地急剧减少,因此大量关闭全球的军事基地,减少不必要的军事消耗。

 

 E、改造军事文化,树立更清晰的目标,强化紧迫感,尤其是促使五角大楼的官僚们更快地行动。

 

拉姆斯菲尔德受到美国和欧洲左派官僚的强烈抵制,而且因为美国陷入伊拉克战争泥潭而辞职。但是,他对美军的改造,尤其是军事革命从思想文化上形成的影响,强有力推动美国军事革命的不断前进。在过去15年,美军已经进行数轮军事发展和改造,而且还在不断改造和升级。

 

从工业4.0的角度,拉姆斯菲尔德对美军发展改造的推动,大致可以分为三部分:

A、整合型高科技战争平台:建立信息导向的整合型高技术战争平台,实现以跨域协同为导向的“全球一体化作战”目标。 如果按照工业4.0的运作模式,这个平台主要可以分为3大模块:

 

a、信息平台,即全球化、网络化、一体化、数据化和实时化的C4ISR综合电子信息系统网络,实现信息的即时搜集、全球共享和即时反馈。通过信息平台的建设和发展,更及时准确发现敌人,快速实施军事组织动员,找到敌人的弱点,更准确高效打击敌人。 随着信息平台的发展,美军不断整合数据链,实现无缝化的信息共享。 信息平台的整合和升级,是庞大的系统工程,需要持续的努力。例如,四代战机和五代战机在设计和建造时,以硬件和单机战斗为导向,相互之间的数据链不兼容。信息平台则要求,通过战机的信息系统改造,实现同步兼容的信息链系统。

 

b、战争平台,在美军在精简的背景下,实施全球范围的部署重组,形成具有快速打击能力,并同时能够在2-3个战场上进行有限战争。 在面临战争时,将全球分散部署的作战人员、指控系统和武器装备有效整合为一个有机整体。在作战时,加注重发挥各作战要素、作战单元和作战系统“一体联动”的“耦合”效应,实现信息、物资装备和兵力的快速准确调动和高效作战。

 

c、军需组织平台, 即军事机构与社会经济的整合。以军事战略为导向,整合各种民间的军事支持资源,包括军事装备和物资研发、生产、储存和供应,以及民间为军队提供各种服务。 在社会经济和技术支持下,信息平台和军事平台能够得到有效的发展和战争应对能力。 例如,DARPA作为政府和民间衔接的一个先进军事技术发展机构,不断资助和支持民间的军事技术发展项目,并且随时将民间的新技术和新装备引入军队。

 

整合性高科技战争平台以三维立体的模式,将不同地区和不同部门的三大模块整合在一起,实现各模块之间的无缝融合和优势互补,增强各类攻防作战力量综合战争支持能力。在战斗单元组织和执行战斗任务时,战争平台能够整合平台内的各类资源,而且能够与外部资源进行协调,随时随地调集全球范围的建制外力量,特别是网空、太空和特种作战等不受时间和地域限制的“低密度、高需求”资产,甚至民事部门以及盟国相关机构的独特能力,来有效实施“跨域攻防”行动,灵活应对复杂多元威胁。

 

D、精锐化军队,推动美军地面作战部队向小型化、多功能、精锐化和精确打击转向。随着战争平台日益发展和整合,美军作战部队也进行相应的重组和进化。尤其是三维立体的军事系统进一步整合,作战能力急剧增强,战场上已经不再需要大规模集结的作战部队。

 

a、小型化与精锐化,在新的战略目标导向下,作战部队与战争平台互动,塑造新型的战争模式。少量军队在战争平台的支持下,可以发挥巨大的威力。在此背景下,美军日趋向精锐化发展,特种部队在战争中的行动频率日益提高。例如,一个4人的海豹6队战术小组携带轻武器和微型侦查系统进行特别任务操作,执行任务时与总部保持即时通讯。同时,数十人到上百人的中重武器支持单位待命,准备进行支援和接应。而且,在保持通信的情况下,随时能够调动无人机或者有人机实施轰炸。

 

b、多功能化,作战部队与战争平台的互动关系,对于战争目标的达成具有重要作用。在军事操作中,作战部队被要求进行不同方面的作业,包括侦查、联络、作战、维护治安等功能。在作战中,也需要实施各种不同的作战任务。

 

c、精确打击,军队在战争平台和个人作战技术发展的支持下,越来越多地实施精确打击。尤其在反恐战争的战略模式导向下,美国政客要求作战部队区分平民和恐怖分子,给作战部队设置更高的操作门槛。尤其对于当前还是平民,一分钟之后就变身为武装分子和恐怖分子,作战部队更要极为警惕,否则面临死伤的局面。 这种恶劣的作战环境,以及政客们给作战部队设置的人为障碍,要求作战部队具有越来越高的精确打击能力。

 

在美国政客和五角大楼做出更多要求,困住作战部队手脚的同时,忽略对作战部队的装备支持。在美军陷入伊拉克武装分子的游击战泥潭后,面临越来越大的伤亡,导致拉姆斯菲尔德辞职。随后,坐在地球另一面指挥的华盛顿政客和官僚,不是加强对作战部队的支持,而是更加无视作战部队的死伤。华盛顿迷信战争平台的作用,以“空海一体化”的发展口号,强调海军和空军的强大作用。当地面作战部队陷入困境的时候,华盛顿更强调毫无风险的海军和空军,导致战争平台与地面作战部队严重脱节。其结果是,战术目标达成的成本高、成功率低、达成效果差。尤其在反恐战争中,由于地面部队在完成具体任务时起到关键作用。而地面部队由于缺乏足够的支持,导致过多不必要的伤亡,导致地面部队士气低落。

 

2012年,美军提出“全球一体化作战”概念,并且从2015年开始实施。在此概念下,作战部队成为信息获取和使用的主导者,调动整个战争平台的运作。美军开始强调包以德的OODA 循环,包括四个循环步骤Observe(观察)--- Orient(定位/调整)--- Decide(决策)---Act(行动)。在这个循环中,各类信息获取点---尤其是作战部队的观察---成为作战的起点,利用网络信息系统的强大支持,实现不同战术模块的定位和协同,在信息的支持下进行决策,并且由作战单位实施行动。通过对OODA循环的不断演习和真实作战,美军不断强化作战体系的一体化高效运转。

 

2017年,川普就任美国总统后,主要任命具有丰富地面作战经验的将军作为内阁成员,意味着继续强化一体化的作战方向,对于支持作战部队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川普在竞选中提出,要给美军买更多的飞机,建造更多的军舰。但是,对于长期在前线作战的国防部长Mattis,则更需要给地面作战部队配备质量更优、性能更好的小型作战装备,尤其是个人的枪械和附属装备,以及作战小组使用的轻型装甲车、侦查无人机、机械骨骼和机器狗等等。美国海军少建造一艘新式军舰,少花十几亿到几十亿美元,对于军事实力影响几乎忽略不计;但是,尽快给每个作战部队士兵配备更好的新式手枪和防弹衣,可能挽救更多地面作战部队士兵的生命,同时具有更强的精确打击能力。 

 

C、军队文化与人力资源发展,美军朝着小型化、精锐化、多功能和精确打击的方向发展,对美军文化模式,以及人力资源发展,提出更高的要求。 而且,美军再次重视地面作战部队的作用,作战部队的文化和人力资源的问题更加急迫。

 

a、操作更具弹性,作战部队在文化上,首先更具弹性,在大军事目标的指导下,拥有更多的自主性,更多的系统资源整合能力,以及更多的操作空间。在大规模军事作战时代,司令部制定全面细致的战略和实施方案。各类作战部队只是执行单位,需要如钢铁机器,以严格的等级模式,不计一切代价执行上级军事单位下达命令,才能够确保各军队和各军种的协同操作。随着军事革命的深入,OODA循环的不断贯彻,作战部队成为作战平台和战场实况的中介,本身具有多功能和模糊化的作用,因此作战部队的定义、任务、功能和目标等内容,变得模糊化,也需要作战部队具有相当的弹性。

 

b、组织更灵活,作战部队需要随时根据战场状况,采取不同的操作模式。在大规模军事作战时代,军事指挥部进行严格的战略和战术指挥,作战部队是任务导向,不同部队的主要目标是达成各自被指派的任务,这些任务组合成为共同的战略目标。在战争平台的支持下,OODA循环意味着,后方军事指挥部主要负责战略目标的制定,以及军事平台的支持,同时将战术指挥权下放/前移到前线的作战部队,灵活应对战场上激烈对抗的快速变化战况。 在战斗过程中,前线部队随时进行横向联合,相互支援,进而相互指挥和混合指挥,灵活实现自组织和重组。

 

c、战斗更经济高效,根据不同的战斗强度,针对军事目标,进行精确打击和摧毁。在大规模军事行动中,军事指挥首先考虑压倒性优势,军队规模大、军种多,作战装备庞杂,进攻时往往进行无差别摧毁,附带的人员和财产损失巨大。在新的作战环境下,作战部队尽可能精简,或者说尽可能少投入作战部队。例如,美军近年最活跃的特种部队,大都以4人这个最小的优化作战单元实施作战行动。在正常情况下,4人往往能够完成任务。当遭遇强大的敌对力量,会呼叫天上的无人机进行轰炸,或者距离不远的数十人或者上百人的队伍驰援。 如果几十人面临困难,武装直升机或者飞机实施轰炸,消灭敌人主力。 这样根据敌人的力量,进行相应强度的打击,能够实现高效经济的战争效果。

 

d、作战人员持续性,在人力资源模式上,从过去消耗型模式向未来可持续型模式的军人转型。消耗型指的是,将官兵当作战争机器的易耗品,命令官兵以流血牺牲的方式执行命令,通过官兵的消耗获得胜利。所以,不论军队文化还是军事训练,主要强调军人服从命令,敢于做战争炮灰。可持续型模式意味着,通过战争平台、军队组织和个人装备,将人员伤亡减到最小,同时消灭敌人。 即使遭遇伤亡,也能够降低死亡和伤残率,士兵可以重回战场。可持续的作战人员构成,对于OODA循环操作,平台与作战部队之间、不同作战部队之间、队员之间的配合,具有关键意义。

 

e、作战人员成长性,从作战平台的整合和发展的角度,作战部队同样需要不断整合和发展,意味着作战指挥和骨干人员保持稳定,同时不断发展。成长性意味着,官兵需要不断进行整合型战争/演习,不断进行理论学习、以及不断进行具体技能学习。通过学习和演习,骨干作战人员的综合能力得到成长。

 

简言之,美军抛弃机械化时代的大规模战争思维,不断探索信息时代的智能化战争模式。美军弱化传统战区的指挥作用,发展更强大网络化整合式信息系统,改造作战指挥和操作体制,不断研发新技术。随着大量非作战任务后移到整体战争平台上,整合和升级战争平台成为重点,以尽可能确保和扩大美军的全方位战争优势。由于战争的全球化和立体化发展,作战部队视野相应得到极大扩展。在网络式一体化联合作战平台上,通过对战争支持要素进行整合,支持前线作战部队。同时,前线作战部队需要进行相应演化,与战争平台融合,更好地应用后台信息,应对众多的战争目标,更有效地完成不同目标。在信息平台的支持下,实现即时的OODA 循环,有效提升部队态势感知、指挥决策和协同行动节奏。而且美军的研发成果不断更新,支持不断重大的军事转变。

 

2017228

201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粤ICP备15032271号-1
  • 本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媒体转载请站内联系,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