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简体中文 English
  1. 手机版
  2. |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网站首页 > 世界经济分析 > 特朗普风暴

特朗普风暴(二十五)

2017-03-09 00:42:5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阅读

奥巴马窃听门

王尚一

 

201734,特朗普总统接连发推,指控前总统奥巴马对自己非法监听。推文掀起轩然大波,美国民意沸腾。奥巴马窃听门是双方斗争的转折点,特朗普在关键时刻抢到至关重要的主动权。

 

斗争双方在大选前已严重对立。《特朗普风暴》系列的开头部分详细分析过,美国面临经济、社会、思想、外交的全面崩溃,特朗普是挽救美国的最后机会。美国大政府利益集团通过对美国民众吸血而滚雪球式发展,特朗普在这样的背景下参选,不断强调MAGA,支持美国的劳动阶层,逐渐得到越来越多民众的认同。维基解密后,希拉里的各种丑闻曝光,更多民众意识到美国社会问题的严重性,选择全力支持特朗普。

 

特朗普竞选中,忽略大政府利益集团的力量。在竞选中,特朗普对美国的衰落破败很震撼,提出越来越多MAGA的政治主张,但随着竞选的深入,特朗普并没有真正全面理解局势。希拉里不是孤立的个人行为,而是代表超级强大的全球化利益集团,掌控社会的方方面面。特朗普缺乏政治思维和经验,只看到具体问题,忽略背后的利益集团操控。竞选结束,希拉里败选,但全球化利益集团并没有被打垮。

 

特朗普当选总统后,又忽略一系列危险信号。《特朗普风暴》中多次强调美国民主党就是中国共产党,会对特朗普不择手段,所以我在大选前后都明确, 真正的战争从大选结束后开始  腐败利益集团不会坐以待毙 。彼时,奥巴马和民主党正调动各种资源,竭力想把特朗普阻挡在白宫门外,而特朗普则心怀坦荡,希望做所有美国人的总统,团结所有人。内心充满美好的希望,特朗普即刻开始工作,但特朗普忽略了,民主党压根不准备与他合作,更不认他是总统,而是想把他置于死地。

 

特朗普上任首月陷入泥潭。特朗普虽然工作积极信守承诺成绩卓著,但仍然幻想团结所有人,导致他还没排干华盛顿的沼泽,自己先陷入沼泽。特朗普首次在国会发表总统演讲,获得各界如潮好评。演讲中,特朗普希望两党精诚合作,共同为美国而努力,把上帝都搬了出来。然而讲完第二天,媒体和民主党就对总检察长塞申斯发起攻击,要求塞申斯辞职。民主党把特朗普的希望当做笑话抛到脑后,一心阻止和削弱特朗普的内阁执政。

 

特朗普总统根本无法正常施政。由于参议院民主党的阻挠,尤其是参议院共和党的懒政,特朗普总统上任近50天,仍有数位内阁成员的确认被卡在参议院。而各部委的执行副部长做为具体事务执行人,其确认还要往后拖,估计排到6-7月份。按照这个进度,其他400多位政府高级官员的确认,要在特朗普第一个4年任期接近结束时才能全部完成。正常情况下,确认高级官员后,才能对4000-6000名中低级官员进行任命,进而对联邦政府的数百万公务员实施裁员和换血。特朗普要全方位改革,人手严重不够之余,身边奥巴马安插的余党还明刀暗箭防不胜防,施政困难重重。

 

困境中,特朗普回到战斗状态。本次直指奥巴马窃听,意味着特朗普正式与华盛顿大政府决意对决,并且出手及时,一箭数雕。

 

首先,情报机构立即出面解释,特朗普竞选团队没有与俄国串通。大选前,奥巴马信誓旦旦说,没有境内和境外势力影响美国大选,俄国也没有影响。特朗普当选后,民主党马上改口说,俄国操控美国大选。情报机构则一直在做特朗普的黑材料,试图把特朗普团队与俄国建立联系。特朗普就职后,情报机构继续与主流媒体勾结,曝光对特朗普团队的监控信息,造谣特朗普团队成员与俄国人串通,导致弗林将军辞职,塞申斯受到攻击,彭斯拥有私人邮箱(并且将彭斯私人邮箱曝光)。情报机构通过俄国话题不断打击特朗普团队,为施政设置障碍。

 

情报机构的迅速解释,反映其深深的恐惧。按照美国宪法和法律,情报机构只能对敌国监听,不得不经法官授权对美国人监听。在对敌国人员监听时,必须隐去本国公民的名字,以免宪法赋予的个人权利被侵犯。而窃听门里,情报机构未经法官授权,就私下以特朗普团队与俄国串通的名义,对特朗普团队监听,等于触犯宪法和法律。而且监听在大选投票前,特朗普是希拉里的政治竞争对手,时任总统奥巴马全力阻止的人,这种监听说明,奥巴马利用国家权力打击政治对手,如同尼克松的水门事件。水门事件中,除尼克松总统辞职外,众多相关知情人员被判刑。本次对特朗普团队的监听范围之广,远远超过水门事件。更重要的是,对当选总统和过渡团队监听和泄密,属于叛国罪,甚至叛乱罪。特朗普当选总统后,是美国领导人,享受最高的信息安全级别。特朗普团队做为政权过渡团队,使用政府经费组阁,也是政府的主要组成部分之一。对当选总统和过渡团队非法监听,本身就是叛国行为。如果非法监听的内容用于打击当选总统任职,削弱过渡团队的组阁和行政,则可以划入颠覆政权的叛乱罪范围。

 

情报机构头目的澄清是试图洗清自己。情报部门一直在通过主流媒体泄密,各种监听记录显示特朗普团队与俄国人串通。而澄清的意思是,情报部门并不认为特朗普团队与俄国有瓜葛,所以情报部门并没有监听,那么特朗普指责奥巴马监听是毫无根据的。不仅NSA原来的头子出来反驳特朗普,FBI局长也透过媒体说自己没有监听,并要求司法部否认特朗普的指控。这些表态看似在否认特朗普的指控,实际上是把自己与此事件撇清,一旦监听被调查属实,他们承担不起后果。

 

其次CNN和纽时等主流媒体乱作一团,无法自圆其说。特朗普发推之后,CNN等主流媒体立即指出特朗普没有事实根据,是虚假指控。随后主流媒体发表文章,指责特朗普无端生事,同时否定自己的历史报道。

 

主流媒体指责特朗普虚假指控,说明已慌神。特朗普作为美国总统,有权查阅所有机密文件。在此之前,特朗普虽然一直批评奥巴马的政策,但并不针对奥巴马个人,也说过不少奥巴马本人的好话。特朗普周末连续发推,以现任总统的权力和地位,与前任总统彻底撕破脸,肯定是看到相应的确凿证据。本来特朗普看到证据后只需指控,不必向外界公布证据。不公布证据,不等于没有证据,这是基本常识。主流媒体惊慌失措指责特朗普没有证据乱发推,是完全忽略基本常识。

 

随后,主流媒体炮制文章自打脸,证明自己是假新闻。为了否认特朗普的推文,主流媒体仿佛自己是掌控一切的法官,炮制出相应的文章,说特朗普的监听指控是没有证据的胡说。但是此前知名电台节目主持人Mark Levin列举多篇主流媒体的文章,都证明监听确实存在。主流媒体为了否认监听的存在,干脆否定自己的历史文章。特朗普一直抨击主流媒体是假新闻,媒体用否认行为,切实证明特朗普说他们假新闻是没错的。

 

问题是,即使主流媒体承认自己是假新闻,仍无法反驳监听。主流媒体虽然自打脸,否认自己一直报道的监听事件存在,但无法否认已经发生的真实事件。弗林将军的电话被监听,媒体曝光后引发弗林将军辞职。塞申斯在国会听证,说自己没有(就特朗普竞选的问题)与俄国交流,媒体立即狂轰滥炸,说塞申斯与俄国大使两次见面接触,并且通过电话。除了民主党特意安排其中一次公众见面之外,如果塞申斯没有被监听,另外一次见面和通电话,媒体从何得知的呢? 所以,媒体的监听爆料是真新闻,就支持特朗普的监听指控,媒体否认监听自认假新闻,说明媒体为掩盖监听问题随意说谎。

 

在监听问题上,主流媒体是叛国和叛乱的共谋。在特朗普指控奥巴马前,主流媒体不遗余力利用监控的泄密信息,以夸张煽动的方式,攻击特朗普的主要内阁成员。在此阶段,主流媒体还可以说自己是在监督政府。但是,特朗普指控奥巴马后,主流媒体明明手中握有实质的监听证据,却攻击特朗普无中生有,这种行为已经不是新闻和言论自由,而是做为奥巴马和民主党的共谋。

 

第三,奥巴马原执政班子出动,回避实质问题,说明奥巴马不清白。奥巴马的笔杆子发布声明,说白宫从没有对监控美国公民发布指令。其实这些监控行为大都由司法部等部门实施,根本不需要奥巴马的白宫下令,关键是奥巴马是否知道监听。如果奥巴马知道监听而不制止,即为奥巴马授权监听。声明避过这点核心,并没有否认奥巴马知道监听事件。另外,奥巴马的前白宫发言人接受主流媒体的友好电视采访时,当主持人询问情报机构是否监听特朗普团队,该发言人不是直接回答奥巴马和情报机构有没有监听,而是说情报机构都是爱国者,说情报机构监听是侮辱这些爱国者。这种顾左右而言他的回答从反面说明,情报机构确实监听,奥巴马也知道监听,特朗普的指控属实。

 

第四,特朗普要求国会调查监听是一个重要步骤。主流媒体反对特朗普对奥巴马的指控并要求特朗普拿出证据,甚至有媒体说,特朗普作为总统,可以将一些机密信息降级变成非机密信息,让大家看到实际证据。但特朗普不揭密,要求国会调查,说明特朗普严格遵循宪法和法律。总统在对任何机密降级的过程中,都需要较为复杂的程序,重要信息不当泄露会导致不可预测的负面后果,所以总统即使在揭密方面有很大权力,也须谨慎使用。特朗普要求国会调查,说明对于信息保密的敏感,把调查程序交给国会是非常正确的做法。国会大多数议员是法律人士出身,加上司法、情报和安全等委员会长期在信息保密方面工作,在调查过程中能很好的保护机密信息。

 

国会启动正式调查,对情报机构造成极大威胁。特朗普是插入华盛顿系统的锲子,华盛顿拼命抵制,竭力想推翻特朗普政权。在颠覆行动中,最重要的武器就是情报机构,目前被称为深政府(Deep State。这一次斗争中,特朗普不仅自己战斗,也把国会拉了进来,国会中不少议员也曾被情报机构多次非法监控,感受到深刻的威胁。国会在特朗普支持下进行调查,等于特朗普扩大战线,让国会的橡皮图章重新变得有力,并且支持国会议员自我保护。国会作为国家最高权力机构,一旦进入实质调查程序,可引发司法部跟进诉讼,没有法官敢阻挡国会启动的调查和诉讼。国会甚至可以解散任何反宪法、反公民个人权利的情报机构,导致这些深藏于政府中的人失去工作,甚至无路可走。

 

情报机构的犯罪行为一定程度上将被遏制。阳光是最好的消毒剂,清除华盛顿腐败圈、犯罪圈甚至叛国叛乱圈,更需要晒在阳光下。随着国会调查的展开和深入,虽然很多信息保密,但仍会大量曝光必要的相关信息,民众将清楚看到情报机构的各种犯罪行为,情报机构也因此不敢再肆无忌惮实施大规模犯罪行为。而且,信息曝光越多,情报机构内部人员为证清白,会与国会合作,分化情报机构的力量,从内部阻止更多的大规模监听和泄密行为。

 

特朗普高调指控奥巴马窃听,既引发美国政治和社会的地震,也打乱奥巴马民主党华盛顿权力圈的计划。特朗普开启主动战斗姿态,双方斗争更加白热化。

 

201738

 

201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粤ICP备15032271号-1
  • 本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媒体转载请站内联系,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