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简体中文 English
  1. 手机版
  2. |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网站首页 > 世界经济分析 > 特朗普风暴

特朗普风暴(二十七)

2017-04-28 18:10:26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阅读

新势力崛起VS旧势力崩塌

王尚一

 

 

2016年是世界历史的一个转折点,英国公投退出欧盟,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世界新势力不可阻挡的崛起,特朗普风暴代表新势力浮出水面,改写世界政治经济格局。2017年,新势力继续一往无前,摧垮既有权贵富豪集团,成为世界主流力量,重组世界格局。

 

旧势力塑造了当今世界政治经济格局,造就当下的权贵富豪集团,划分了富人中产阶层。过去三十年的全球化中,大部分创富神话都是旧势力操控的假象。人们顶礼膜拜的各行各业的超级富豪,津津乐道的各种各样的“白手起家”的大富豪,大都是依附旧势力起家,或者干脆是权贵的白手套,富人与中产则是旧势力架构中权贵和超级富豪的仆从。

 

美国是全球旧势力的核心所在。克林顿上任美国总统后开启经济全球化模式,造就全球化超级权贵富豪集团,各国腐败权力集团和权贵以克林顿基金会为利益交叉点结盟,形成牢固的旧势力中心,协同操控世界政治局势和经济走向。

 

美国的旧势力核心是全球化利益集团,在全球化模式下以各种方式获取各种利益。集团包括美国政府(白宫、国务院、司法部、FBI、税务局等)、美联储和华尔街、公立学校系统和各大学、大企业和高科技领域、文化传媒、娱乐业等,从最初的民主党扩大到包括共和党建制派在内的美国权力腐败集团;另外依附于美国大政府生存的非法移民和难民是旧势力的边缘力量,充当旧势力主力的基层打手和炮灰。2016美国总统大选中,这个集团对提出逆全球化战略的特朗普实施全方位围剿。最终尽管民主党的竞选以失败告终,特朗普以绝对优势胜出,但旧势力一直不择手段妄想翻盘。

 

欧洲旧势力的中坚是各国权贵和白左,加上支持力量圣母小清新。欧洲政治高度精英化,权贵牢牢把持话语权。全球化模式开启后,德国借助产业优势,靠出口机械设备和汽车,经济获得飞速发展。在整个欧盟对中国巨大贸易逆差的背景下,德国对中国是贸易顺差。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德国依靠本国强大的经济能力挟欧盟令欧洲,为所欲为。全球化进程里,欧洲轻工业几乎被中国血汗工厂悉数摧毁,各国失业率不断攀升,但欧洲利益集团却获得滚雪球般的发展,欧洲权贵对社会的操控能力越来越强,洗脑力度空前,即使被强奸也对穆斯林难民予以理解并给予更多关爱和怜悯的圣母,和中国农民一个档次。

 

在亚洲,中国体制是全球化的最大获益者,权贵加上外围势力和边缘化力量共同构成中国旧势力。中国旧势力主体是中国体制和权贵,依附于他们的外围势力是全球化里崛起的富豪和知识分子新贵(包括港澳台),再往外扩展是跟随外围势力获益的边缘力量。主力和外围势力利用专制,比如权贵、大富豪、经济学家和大学教授等,充分利用体制赋予的权力和信息,把愚民玩弄于股掌之中;被玩弄的愚民则无条件热爱和依赖专制,比如私营实体老板、房奴、股奴、农民,做为旧势力的基础力量,他们越是被玩弄和压榨,越是对极权的强大力量充满信心,或深深畏惧而噤若寒蝉。

 

中国的新兴富人和中产阶层看似风光,但实质是权贵富豪集团的仆役。在红色权贵掌控的国有企事业单位中,形成以裙带和依附关系为主的庞大的富人和中产群体。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部分,欧美在中国的外资企业、郭台铭代表的血汗工厂、马云代表的山寨技术+山寨产品贸易、李嘉诚王健林代表的房地产,提供另外一类庞大的富人和中产阶层。

 

无论中国的权贵和富豪集团,还是富人和中产阶层,都缺乏基本的独立生存能力。他们有几个显著共同点:第一,视野狭窄,目光短浅,崇拜旧势力,缺乏基本理性思考能力。第二,习惯和依赖谎言,尤其迷信旧势力控制的主流教育和主流媒体。国际化群体接受欧美主流教育,观看欧美主流媒体新闻报道,阅读欧美主流经济金融文章;本土群体则接受中国主流教育,观看中国主流新闻,阅读中国主流经济文章。第三,能力技能单一,主要依赖潜规则和阴暗手段致富。这意味着中国旧势力无法在自由和公平的竞争环境中生存,失去支撑立即垮塌。

 

新势力悄无声息的崛起。在全球化盛宴里,世界权贵和富豪集团尽情狂欢,富人和中产跟着主子欢欣鼓舞,他们想当然的以为自己的传奇能永远延续,财富能永远增长,从而完全忽略新势力的形成和不断发展。与此同时,以美国茶党运动为开端,新势力开始成型。新势力支持共和党,最初获得众议院多数席位,进而获得参议院的多数,逐渐展现出强大的政治力量。

 

特朗普风暴代表美国新势力的显性崛起。2016美国大选,特朗普以非建制派政治圈外人的身份参选,获得大量民众支持。特朗普四处奔走,大声疾呼,把美国政治黑暗的一面和经济萧条的一面晒在阳光下,展示出美国经济、政治、外交、思想濒临全面崩溃的现状。在新势力的支持下,特朗普的竞选活动变成轰轰烈烈的movement。通过特朗普和新势力的合作互动,越来越多美国民众变得清醒。他们醒来就绝不装睡,面对美国的危急形势,开始认真思考美国的未来,支持特朗普风暴变得越来越强大,希望抓住最后的机会。获得共和党提名后,特朗普的身份转变成新势力的代言人,特朗普风暴不可阻挡。这里要谨记的是,新势力的崛起,不是以身份以财力以地位,而是以信仰以决心以勇气。

 

欧洲大陆新势力风起云涌。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给欧洲大陆新势力打支强心针。德国做为白左大本营,纳粹洗脑发源地,右翼力量比较弱小,尚不能与左派竞争,继续积蓄力量成长。荷兰右派虽然在本次公投中没有获胜,不过右派的政策被广大民众越来越熟悉并逐渐接受。法国勒庞被称作女版特朗普,尽管英国前首相卡梅伦曾公开呼吁全欧洲联合绞杀勒庞,但这没有挡住勒庞前进的脚步,且越战越勇。尤其匈牙利,明确坚决的拒绝接受穆斯林难民,未来以匈牙利为代表的东欧基督教国家将组团崛起,成为欧洲的新希望之地。

 

中国没有新势力。全球化的过程,也是中国确立和发展地产经济的过程。通过房地产立国,中国中央集权得到空前加强,体制的地位空前高而上,房产成功的绑架几乎全体民众,房价不会跌和政府不会让房价跌的理念深入人心,所有房地产既得利益者都成为自觉维护体制的力量。在以金钱为信仰、以投机为荣耀的与狼共舞中,中国人整体上体质越来越孱弱,智商越来越低下,品格越来越卑劣,心理越来越阴暗。从顶层权贵到底层民众,社会各层面的互害也达到空前的程度。

 

2016的美国总统大选史无前例的跌宕起伏,象征新旧势力斗争的激烈。迄今为止的美国历史上,没有一个总统竞选者像特朗普那样牵动全美和全世界的眼球,不仅竞选期间被对手阵营全方位攻击,当选后依然陷于舆论漩涡中心。因为这是新旧势力的殊死较量,旧势力一旦落败,他们的时代便告终结,新势力将对他们予以毁灭性打击。

 

2016年是世界新旧势力的决战年。英美做为世界的领导国家,成新势力发展的代表。英国先期公投脱欧,新势力获胜,旧势力万万没想到,震惊不已。美国大选中,特朗普做为政治圈外的商人,先是从共和党内17位候选人的重围中杀出,接着挑战民主党资深政客希拉里,民主党联合共和党建制派对特朗普全面打压,两大阵营展开大规模对决。

 

特朗普当选总统是新势力的决定性胜利。英国脱欧时,旧势力过于乐观,疏忽新势力的崛起和成长,新势力出其不意获胜。英国脱欧后,英国旧势力仍然掌控着政府,试图以不同方式扼杀脱欧效果。美国大选则是新旧势力全面争夺美国政府主导权之战,也是争夺世界最高权力之战。在2016改变历史的两件世界大事上,世界主流社会(旧势力)全部错估形势,尤其在美国大选的结果判定上一败涂地,这也充分说明,旧势力的思想和眼光之陈腐,停留在旧时代,知识不更新,思维固化 。新势力默默崛起迅速成长,旧势力有眼无珠茫然不知,仅此一点,就注定旧势力将死无葬身之地。

 

2017新势力将摧枯拉朽。世界各国的权贵和富豪集团表面强大,但内在虚弱各自无法独立生存。各国权贵富豪集团之所以能存在,是受到美国权贵富豪集团不同方面的支持,一旦美国的支持消失,他们都摇摇欲坠。新势力将以逆转的方式,对世界权贵富豪集团形成强大压力。由于权贵富豪集团的盈利模式早已固定无法转型,而且个人也已经形成坚定的思维模式,主观意愿不愿转型,所以几乎所有权贵富豪集团最终都要在高压下崩塌,他们的仆从富人和中产阶层,则在后知后觉和不知不觉中遭遇摧枯拉朽的冲击而陷入生存困境。

 

中国借助世界新势力实现重组。中国人大都是人本主义,对外部的真实世界几乎一无所知,全靠坐井观天的意淫和跟风,思想和行为极端,从不见棺材不掉泪已经进化到见了棺材都不掉泪,只有看到死神来了才如梦初醒,然而为时已晚。在世界新势力的逆转力量下,中国将与历代王朝更迭时一样经历全面深刻的重组,规模之大之惨烈空前绝后。自从两河流域孕育出人类文明之光,五千年飞逝而过,多少璀璨的明珠在历史的浩瀚天空里闪烁又黯淡。古埃及湮灭了,古希腊消逝了,古罗马分崩离析了,法老王和大祭司的木乃伊都不见了,你何德何能掌握宇宙真理呢?

 

新势力俯视旧势力倾覆,傲然而立。历经2016的奋战,新势力沉默而坚定的进发不可阻挡。进入2017,新势力一如既往直捣旧世界。就像盗墓迷城里最后一道沉重的石门砰然落下,古城塌方坠毁变成废墟,所有旧势力都将被颠覆埋葬,依附于旧势力,不愿切割和来不及切割的群体,则统统为旧势力陪葬。

 

特朗普风暴的终极意义就是新势力必将摧毁旧势力。特朗普作为新势力的代言人,把总统竞选活动转化为改变世界政经格局的风暴。特朗普当选总统后第二阶段风暴来袭,在风暴中,特朗普只能选择顺风或者逆风,无法控制风向和风力,而任何人,包括特朗普本人及其家族,只要逆风而行,都将被风暴摧毁。百日新政后风暴进入第三阶段席卷世界,将把全球旧势力刮进历史的尘埃。

    

                                                                                

2017426

 

 

201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粤ICP备15032271号-1
  • 本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媒体转载请站内联系,否则追究法律责任。